歌绕空去

他在世界温暖,死者发芽开花

“今年的自由一日可能没法参加了。”恺撒用力压住自己的胸骨下侧,血正从指缝里不断地往外渗,一截骨头的刀头还残留在伤口里,如果不是仗着狄克推多的锋利斩断了骨刀,他可能已经被洞穿了。
“这个时候任何真话都可以说了吧?”楚子航说,“我只有一个问题……”
“我可没爱过你。”

{ 2016-06-16 /8 /23 }
 

【本宣】银土同人合志《制·服》



 
 
【本宣】银土同人合志《制·服》正式通贩~
 

【购买请戳】 ↓
http://b.mashort.cn/h.jQrGz?cv=AACkmBiL&sm=31e2ba
 
 
【作品信息】
 
 
本名:《制·服》
原作:银魂
CP:坂田银时 x 土方十四郎
规格:A5右翻
页数:250P↑↓

 
 
【参本人员】
 
主催:清涧寺禾岁

 
文阵:燃烧/阿逼/歌绕空去
图阵:离蜉/卡门/千秋/银芏
小剧场:木鬼/离蜉/千秋/sydino
 
 
封面:chivanish
插图:jgaimo
 
校对:阿逼/阿岁
 
排版:豆沙
 
宣片:溯烟
 
 
GUEST:无肉不欢的壳/哔炭/莫止/nekomadao/池面/朽凉...

{ 2016-02-09 /2 /41 }
 

[severus·snape.].Dead to me

 
  “瑟维雷德先生?可以开始了。”
  
  德拉科冲那个羞怯的声音的发源地安抚般的点了点头,那大概是某个学院的学生,毕业后就留在霍格沃茨当助教。
  魔法部的任职基本是终身制,巫师的寿命相对于大部分生物而言已经够长了,职位的空缺与人员的更迭异常缓慢。
  
  惨淡光束震颤着滤过浮尘漏在他备课完毕的羊皮纸上,小叶紫檀聚合而成的书架从墙角砌向天顶。
  透明罐子里由黏液包裹的珍藏物种还在,被淡薄的除尘咒隔绝在另一个维度,而这间屋子同样是一道颠扑不破的诅咒,将屋内人固执地搁置于另一个时间窒塞的世界。
  
  那么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壅闭感席卷而来,并非此刻的席位占据蕴意身份对调。
  德拉科揉了揉额角。
  
  ...

{ 2016-01-15 /4 /22 }
 
{ 2016-01-07 /5 /19 }

我跟你讲
龙四插图 秒回恺楚坑
可以花二十几块钱买惹
楚哥好嫩啊哈哈哈嘿嘿嘿

{ 2015-12-23 /2 /17 }
 

千言万语抵不过他一句我都陪你((。

{ 2015-10-25 /8 /1598 }

《精神性死亡》[银土/再见真选组篇衍生]·坂田银时生贺

    
他没有觉察到时光造成的细微而令人心碎的破坏,这么长的外出之后,对于任何一个有着清晰记忆的人来说,无疑是一种灾难。
  
  

  “蛋黄酱的存货早就用完了哦,土方先生。”定食屋的老板娘正用竹签挑几个团子,油的嗞声过后,余温恰到好处地把淀粉烧出一层金黄。
  “我存在这的酒还有剩么。”店里的人留了不少,嘴杂,挺吵,他迟了小半会儿才回过神,没由来接上一句。
  “还有小半瓶,”老板娘打开橱柜,取出最里侧的一瓶,掂了掂,“配丸子大概不够。”
  
  “嗯。”土方半倚在门框上,嘴里的烟还剩一半,风刮得有些大了,橘红色的烟头忽明忽暗。
  
  
  
  
  江户的天气不知什么...

{ 2015-10-07 /3 /75 }
 

《For one night》[银土/R18]

  

  土方扣上笔记本时挂钟的短针已经偏过第十格,他揉揉额角突然就不想继续进行下去了。现场勘查结束没过几天又是一起刑事案件,电视网络尽是些安抚民心的漂亮话,实际工作还没新闻舆论描绘的一半顺利。
   手头的庞杂线索和着思绪绕成一团麻,近藤勋组织的会议次数涨了很多,连冲田那小厮也没以往那么闹腾,侦查却仍旧迟迟没有进展。

  当年服完兵役,又有本科学历开后门,理所当然的接了个公务员的铁饭碗,没人们想象中的风光无限,黑眼圈倒是越来越严重了。
   有些事并不需要什么高大理由,父母早逝,兄长残疾,这个破败家庭能为自己提供的资源少之甚少。反过来想,能混到今天这步也算是上天照顾,...

{ 2015-08-04 /1 /166 }
 

  
“那里放了些好酒,我不擅长跟一大堆人一起喝酒……偶尔会一个人来这里喝。”
“给你喝吧。”
“都是很贵的酒,一杯一杯的喝吧,等你全部喝完的时候…”
“我就回来了,剩下的债,等到时候再还。”
  
“酒我就收下了,不过我不记得有借过你什么。”
  
“借过啊,就算你那破脑袋忘记了,我还是记得的。”
“我是,不会忘的。”
  
“即便如此,那种东西也早已还清了。”
“取回了遗失之物的人,是我。”
“所以债什么的就不要带回来了,下次就带酒回来吧。”

“能与大家共饮的酒。”

{ 2015-07-23 /68 }
 

 
意志即欲望
  
  
人本就被造物者划归为群居生物,偏离人群过久必将退化。施耐德不希望楚子航过于孤僻,采取执行部不容商榷的惯例给他下达指令,包括野外生存训练时搭档体能较弱的学员,按时参与卡赛尔各类社交活动。
他全然照办,一个懒得争执的人都这样。
其实楚子航并不是喜欢安静的环境,就像窗外的雨雾根究起来也没什么好看的一样。
  
独自跨开十一个时区来到伊诺州的特殊学院,他却不觉得跟以前的仕兰有多大差别。仍旧有探寻而隐蔽的视线在人声鼎沸中穿梭,仍旧在餐厅抱怨浇上豌豆泥的猪肘子难吃,仍旧得机械背稿来应付即兴演讲能力的欠缺。
尚未去除锯齿边缘就混迹于榛子堆中,靠近歪解为威胁,本质再像也...

{ 2015-06-24 /54 }
 
1 2 3

© 歌绕空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